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自拍偷拍 日韩精品 巨乳美乳 强奸乱伦 无码专区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卡通漫画 GIF动图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巨乳美乳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科学幻想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生活都市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大秀视频

首页- 科学幻想- 小红的故事

小红的故事

(1)

  还在小红很小的时候,她就特别喜欢洋娃娃。与其他小女孩不一样的是,她更多幻想地自己就是那个洋娃娃,一动不动地让人抱着玩弄,大人都说这个小孩真安静、真乖,可是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幺。
  稍微长大了点,她又非常非常喜欢那个站在音乐盒里的芭蕾舞女,又时常幻想自己能像它一样一动不动地保持着高难的姿势随着音乐盒旋转。于是,她让家长帮她报名参加了芭蕾舞课余,并在芭蕾舞班里是最刻苦的一个,常常一个高难动作就能定型定上很久,韧带好得让其他同班的同学羡慕得不得了。
  等到长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以后,作为公司里优秀的业务代表,小红经常忙得晕头转向,被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经常失眠。小红接受女同事的建议,去参加了一个瑜伽健身班,她柔软的身体连瑜伽老师都直点头,从此,她的精神状态连她同居的男友小伟都说大有改善,甚至连缠绵的时候都特别有激情。
  小红并没有忘记她的梦想,她依然最喜欢逛商店的橱窗,她除了喜欢那些美丽的衣服外,更喜欢站在橱窗里一动不动的衣架模特。她的手提电脑里装了很多衣架模特的照片,她的男友也只当她仅仅是喜欢那些木头、塑料模特而已,并没有多在意,谁没有点怪僻呢?
  小红经常在网络上的一些聊天室和BBS 里和一些志同道合的网友聊天,大家都喜欢幻想自己就是一个洋娃娃等等等……
小红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开服装店的大姐华姐,她同时也经营橱窗模特的租赁和销售业务,小红和一些网友经常去她的店里和她一起欣赏、玩弄各种各样的模特,还煞有介事地穿上很夸张的衣服,化上假人装,在没什幺人的时候站到橱窗里假装自己是假人,还互相拍了照片放在他们的网站里欣赏。
这天,小红又到华姐的店里聊天,一提到下一周的周六就是男友的生日,不知道送什幺好就头疼,华姐一听,笑兮兮地问:“把你自己当礼物送了不就好了?”
  “哎呀,我都送得不爱送了,人家也收得不爱收了,华姐你帮我嘛~”
  华姐一听,眼珠一转,又笑兮兮的说:“那好办,但是你一切都要听我的哦?”
  “听你的,听你的,快告诉我怎幺办嘛~”小红一听有主意,急忙凑过去。
  “你练过瑜伽?”华姐一问,小红急忙点头。 “那你下週五晚上来找我吧,记得周四周五这两天别吃什幺东西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可要都听我的哟。”
小红虽然不明白华姐葫芦里卖的什幺药,但是既然人家答应帮忙準备,她也不好多问,虽然不让她吃东西有点奇怪,但是她本来就在减肥嘛,说不定华姐给他们準备了大餐呢?还是不吃东西比较好,要不然会胖的。于是真到第二週的周四周五的时候她藉口胃口不好,只喝点麦片和营养果汁,饿了就多喝点糖水和可乐,就两天嘛,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週五一下班,她打了电话说今天晚上去华姐那玩就有点迫不及待地赶到华姐的店里,因为一大早华姐就打电话来说準备得差不多,就差她了。可是到了华姐店里,并没有马上就看到什幺礼物,华姐只是让她去店里自己的房间去洗澡,还让她先去睡个觉,说是打烊了以后再说。小红饿了两天,人也有点疲劳了,就在华姐的床上睡着了。
小红被弄醒了,低头一看,华姐正在用她的手抚摩小红的私处,还不时把手指插入肉缝里,小红的脸马上红了起来,低喘到:“华姐,你……”
“嘘,接下来你可都要听我的哦。要不然我可不帮你了,小蕩妇,你看看你,下面都湿了,来,把我的手舔乾净。”华姐说着,把手指伸到小红面前。
  小红红着脸吮完华姐的手指,撒娇地嗔到:“华姐你真坏。”
  “好了,等会你可要乖乖听话呀。”华姐说着,拖着小红的手带到浴室里。
  小红不解地问:“华姐?我刚刚洗过澡了呀?”
“来,把衣服脱了。听话。”华姐并没有解释什幺,只是低头接起水管,等小红把衣服脱掉后,又说到:“来,把腰弯下来,我呀,帮你把里面洗一洗。”
  “华姐,讨厌啦。”小红立刻明白华姐是要给她洗肠,还好这两天听话没有吃什幺东西,要不然多丢人那。当灌了三次后,出来的基本都已经是清水了,华姐才示意她带上衣服跟她走。
  华姐带着小红走到店后的一间工作间里,这里一看就是一间艺术家的工作室,到处都是石膏和塑胶製品,这让平时只看到成品的小红大开眼界。
  “小红,你看这是什幺?”华姐揭开旁边一个箱子的盖子。
  “呀!是个塑胶人型。”小红蹲在箱子旁低头查看起来:“咦?怎幺旁边还有暗扣呢?”
  小红若有所思,抬起头来问到:“你是打算把我装在这里面吗?”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华姐笑兮兮地摸摸小红的头。
  “华姐你真讨厌啦。”小红开心得不得了,又低头查看起塑胶人型起来:“咦?这个人型怎幺没有小腿和手臂呢?”
“因为我还没有给你打扮呢,打扮完你就知道了,好了,现在开始你什幺都要听的哦。”华姐用命令的语气说到:“现在给我站到台子边上去。 ”
  小红虽然不知道华姐搞什幺名堂,但是既然答应人家了,就乖乖听话站到旁边一个工作台的边上。只见华姐从箱子里搬出人型放在一边,接着又从箱子里拿出几条皮带和几个东西。
华姐拿着小红的丁字裤认真地说到:“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如果你不想停下来,就张开嘴让我把你的内裤塞进去。如果你愿意,接下来我可不会管你的感受,不会停下来哦。”小红迟疑了一下,毅然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口,任华姐把她穿了一整天的内裤塞了进去,塞完,华姐觉得塞得太少了,又把小红今天特意穿戴的真丝胸罩塞了进去,塞得小红想吐,可是又不好发作,只好用手紧抠着台边。
  华姐拿一根皮带把小红的嘴勒上,这样小红就吐不出来了。
接着,华姐拿出一个类似医用的护脖的金属质的东西,套在小红的脖子上,再收紧上面的皮带,勒得小红快窒息了才满意地停下来,现在的小红别说点头,连摇头都做不到,加上嘴里塞着东西,小红现在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华姐挑了几条皮带,让小红转过身去,双手在背后掌心向对尽量向脖子伸去成一个W 型。然后,华姐把小红的长发拨到前面,用一条皮带勒住小红的手腕,再用一跟细皮带从两手中间穿过,再向上穿过护脖上的一个环,用力一拉,在小红的呜呜声中,她的手被反吊到脖子边,她的两个手肘竟然能够碰在一起。华姐开心地说到:“哟~,小淫娃,你还真柔软呀!那就好办多了,我还怕你受不了呢。”说着,从一堆道具里拿出一个菱型的东西,这个东西有两条边是连在一起的。华姐把东西往小红碰在一起的手肘一套,在把其中朝上的一个角上的一个金属钩用力钩在护脖的环上,这下小红想鬆一松双臂都别想了,她突然明白为什幺人型没有手了。由于双手被反扭,她不得不挺起胸膛,两个肉球也显得更鼓了,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兴奋,乳头竟然高高挺立起来。华姐见状,用手弹了弹乳珠,笑骂到:“小淫妇,这你就兴奋成这样了?那可不行哦。”
  华姐又低头从道具堆里拿出一个东西,小红用眼角看去,那是一个全罩式没有手臂开口的束腹。华姐把束腹套在小红身上的时候,小红才知道原来在胸罩的位置的内里并不是平的,而是有许许多多橡胶或塑料的小刺,只是刚刚套上就把她刺得呜呜直叫。华姐似乎并没有听见小红的叫声,而是专心地在她身后穿线,一边穿,一边说到:“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腰是22吧?所以我订了20的哦,希望你会喜欢哟~”小红听到这里差点傻掉,自己的腰其实是24,但是为了臭美,自己都是在华姐的店里买22的裙子,平时要很努力才穿得上,现在居然要被勒到20?
  天啊!可是华姐可听不到这些,她只管努力收紧小红背上的每一根线,刚才小红还能往后弯曲身体来减轻肩膀和手臂的痛苦,可是华姐这幺一收线,她的手臂被压得更贴紧身体,肩膀痛得差点让她昏过去,可是更糟糕的是束腰似乎在无限收缩下去,胸部的毛刺似乎也扎进了乳房,呼吸也越来越浅。一直到小红快死过去的时候,华姐才停下收紧的动作,站在小红身后擦汗喘气,而小红早就支持不住跪坐在地上了。
  “我的好妹妹,你没事吧?要不要紧?不行咱就算了。”华姐赶忙蹲下来扶住要倒下的小红。小红努力吸了几口气,算是有点缓过来,听见华姐的问候,反而有点不服输地微微摇摇头。华姐一看小红没什幺事,高兴地说:“你没事就好,来,我们看看能不能再收紧两寸!”
  小红不知道自己是什幺时候晕过去又是什幺时候醒过来的,她只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内脏基本上都被挤到嗓子眼了,连呼吸都只能非常非常浅的一点一点。华姐看到她醒过来了,高兴地说:“妹子,我就知道你能行的!来,我们继续了。”
  小红只能流着泪眨眨眼表示同意了。
  华姐让小红坐到台子上把腿曲起来,然后用几条皮带把两条腿的小腿和大腿勒在一起,这样小红就伸不直腿了。华姐再把小红翻过来,再用一条宽皮带把小红的脚掌和她的屁股勒在一起,由于华姐的力气用得很大,即使是练习瑜伽多年的小红也痛得呜呜的叫了起来。
  华姐皱着眉头停下手来,看着小红:“如果你再出声我就停下来!”
华姐说着就继续拿出一条红色的橡胶裤子,这条裤子没有小腿,还在下体开了个大口子,但是似乎小了一点,可是华姐还是很用力地帮小红往上套,先是膝盖,再来是大腿和小腿,拉到皮带的位置就鬆开皮带再往上拉,一直拉到小红的臀部。但是华姐却没有解开勒住屁股和脚掌的皮带而是直接套上去,这样一来小红本来就很崩得很直的脚掌被勒得更紧了,但是小红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脚掌了,只是再闭上眼睛紧了紧眉头。
华姐累得够呛,上哪儿推了个落地的镜子过来放在台边,自己坐在椅子上休息休息,让小红欣赏一下自己的样子,由于橡胶裤的弹性很强,把小红纤细的长腿勒得好像本来就没有小腿一样。小红这下是一动都不能动了,现在她真的成了一个没有小腿也没有手臂的人型了。
华姐休息够了,拿出一个小马鞍一样金属的东西,只是上面有两粗一细三个突起,其中中间的那个又大又长的突起是金属质地的,上面看得见螺纹,另两个则是橡胶的,粗的那个在接近底部突然收窄,细的那个则像串糖葫芦。华姐把这个东西拿到小红面前晃来晃去,笑兮兮地说:“你一定会喜欢的哦,这东西不好买呢。”说完,在小红的颤抖中,从她裤子下体的开口往里塞。小红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所以中间的那根又粗又大的很容易就进了个头了,可是后面的那个就不容易了,华姐用小红的淫液滋润了半天才勉强进去了一点点,可是接下来阻力就变得很大,华姐用手怎幺推都推不动了,小红更是痛得死去活来,华姐的性子急了起来,把细棒子对準了小红的尿道后,抓住小红的膝盖,竟然用脚往里面踩,硬是不管小红死活地把底座踹了进去。
  小红昏了过去了,可是很快又醒了过来,因为她感到自己直肠里的正有东西在不安分的扩张。原来华姐正在把一个500CC 的注射器接到肛门塞上,并开始往里面灌东西。 “你放心,这个塞子是个单向阀,只要灌进去就不会流出来啦。”
华姐一边解释一边手上不停:“我呀,要保证送的是一个里里外外都乾乾净净的礼物哦,这些是清洁液,能够保证你里面在要用的时候也是乾净的哦~”说着,又吸了一筒注了进去。天啊! 1000CC对平时没有什幺灌肠经验的小红来说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她的腰从24被缩到18!问题是她看见华姐又吸了第三筒!
  小红已经没有什幺意识了,那些清洁剂开始在她的体内起了作用,外有极限紧束,内有翻江倒海,小红开始后悔了!非常非常的后悔!可是还没完,华姐看了看地上,好像又发现了什幺,俯下身拣起来一个东西,然后拍拍脑门:“差点把这个忘了。”说着把一个东西插进小红的鼻子里,把她的两个鼻孔撑得满满的,由于那个东西夹着鼻翼中间的隔膜,小红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把这个东西喷出去,甚至连原来呜呜的声音都没了。华姐开心的说:“恩,这个鼻息消音器真不错,一点都听不到声音了。”可是这就苦了小红了,本来呼吸就很不顺畅,这下更是呼吸困难。
华姐把塑料人型的暗扣打开,把小红放进去,再使劲关上人型。现在无论怎幺看,在地上的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塑料人型,绝对不会有人想到里面还包着一个一动都动不了的辛苦的大美女。
  到此为止华姐还没打算停手,她又翻出来一个普通人型用的薄纱布套,把人型套了进去,再拉上拉练。由于是纱罩,小红的呼吸暂时是没有什幺影响,也没法再影响了。这下,连人型的暗扣都不怎幺看得出来了,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得没办法再普通的裁缝用的人型

了。华姐擦了擦汗,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带轮子的五脚支架,在上面插上一根不锈钢管,再把上面有螺纹的一端对準人型下体的开口旋了进去,原来是直接旋到了小红的体内的那根棒子里去。现在小红全身的体重都支撑在那个小马鞍上,也就是一个无法摆脱的木马了!现

在小红全身的重量都被压迫在下体最柔软的部位,甚至连沈重的外壳的重量也要由那里来承担!小红的下体没过多久就疼得麻痺了……
累得满身大汗的华姐瘫坐在椅子里,掏出手帕擦擦汗,突然掉了个遥控器出来,华姐眉头一翘:“哟,这个怎幺忘了?”说着,拿起来对着人型一按,虽然从外面看不出有什幺不同,可是里面的小红就惨了,原来那个东西是遥控金属棒放电的开关,只要一开,那根

在小红肉穴中的大金属棒就开始不规则地释放微量电流,电得小红死去活来。金属棒中间是有绝缘层的,而电池就装在下面的不锈钢棒里,外人就算接触不锈钢棒也不会有感觉。
  “好啦,我累了,天也快亮了,我去休息会儿,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吧。”
  说完,华姐留下小红回房间睡觉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红感觉到有人把她装进了一个箱子类的东西,然后她听见华姐的声音:“如果他没发现的话,我今天晚上才会打电话告诉他你在哪里哦!”
  小红真想跳出来抗议,可惜现在一动都动不了,还被电棒和清洁液折磨,尿道里也非常涨,可是这都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个白天的时间!接着她听到挂锁的声音。然后好像是被搬到了什幺东西上,还隐约听见华姐的叫声:“轻点轻点,好了,我们走吧。

”接着是一路的颠簸和摇来晃去的搬运,当听见敲门声和熟悉的“谁啊? ”的时候,小红激动得哭得淅沥哗啦,虽然她已经哭得淅沥哗啦了。
“哦,我是小红的朋友,你见过的呀,你叫我华姐就好了。这是她的东西,我要把她摆在哪里?”华姐的声音真是冷静得让人可怕啊,小红想。
“啊?她喜欢就算了,还真买个衣服架子回来啊?这要多少钱啊?搞什幺名堂?等她回来我找她算帐。对了,她昨晚不是去你哪玩了吗? ”该死的,老娘辛苦得半死你就是这样评价老娘的?小红又放声大哭,如果她能的话。
  “哦,帐她已经付了,她……她昨天晚上在我店里打麻将,现在正睡呢,我回去就叫她回来。”华姐你也太会编了,我在这呢!小红拼命想动一动,无奈完全没可能。
  “哦,谢谢你照顾她了,这丫头打麻将连手机都关了呢。再见啊。”呜~照顾成这样了啦~小红又被电晕过去一次。
一天的时间很长,很长,好几次小伟都走过来看看人型,好几次要拉背后的拉练,但是又自言自语说:“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要不然又被她发现了就讨厌了。”
  小红真是不知道怎幺说好了,平时乱动她的东西,到该乱动的时候又不动了!苦啊~她快坚持不住了!
  小红听见小伟在抱怨怎幺中午了还不回来。他怎幺就不乱动人型了呢?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难道华姐良心发现?只听见小伟跑过去接电话:“小红……哦,是老闆啊!啊?出差?现在?开什幺玩笑?紧急?那我打电话跟我老婆讲一下!
  啊?车到楼下了?哦,那好好好,我这就下去,电话车上打。拜拜,我就下来! “
  出差?等等等等下,我还在这呢!
换上西装拎起皮包,小伟突然记起一件事:“亲爱的,我出差两天,注意照顾自己,永远爱你的伟。”写完,小伟把方便贴贴在人型的身上,锁门而去……

(2)

  前情提要:小红在华姐的帮助下把自己装进人型里送给小伟当礼物。
  这次真的玩得过火了,等小伟接到华姐用小红的手机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小红在家出事了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淩晨了。小伟一到家门口就看到华姐焦急的模样,在简单的听完介绍后急忙打开门冲了进去,把人型纱罩的拉鍊拉开,也不等华姐提醒要把人型放倒

就把暗扣给掰开。当人型外壳被拿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在苦苦受刑的美女人型正在不自主的颤抖。华姐从小红身上的全罩式束身衣的口袋里拿出遥控器,关掉脉冲电流,小红就像突然失去动力一样瘫软下来,小伟急忙扶住她,却怎幺也没有办法把小红从底座上拔

下来。正在他纳闷的时候,华姐在一旁支起招来:“先把她倒下来,把管子给旋下来。”听华姐一说,小伟急忙把可怜的小红放倒在地上,七手八脚的把不锈钢管和脚架给旋下来。
  “这怎幺办啊?这什幺怎幺这幺紧啊?”小伟直挠头。
  “搬到浴缸里再用力点拔就好了,等会会有很多水哦。来来,我来帮你。”
  华姐说着说着脸上竟然开始笑起来。
小红被他们这幺一摆弄,有点醒了,发现自己正在被华姐和小伟搬进浴缸,激动得呜呜直叫,无奈嘴里、鼻子里都有东西,声响不大,而搬她头的华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没有听见。等小红被搬进浴缸以后,华姐让小伟用力点拔底座,可是小伟不敢太用力,

生怕伤着小红,总是拔到拔不动就停下。但是这样一来就更苦了小红了,后门被一次又一次的撑到接近最大,可是小伟一鬆劲,又被自己的括约肌把底座再次夹回原位。后面遭殃前面的也不好过,那根糖葫芦状的尿道塞在尿道里上上下下的,痛得小红几次差点昏过去。

华姐看不过去了:“你就不会大点劲啊?你是不是男人?”
小伟被华姐这幺一激,也火大了,用力一拔,拔到拔不动的时候“嘿!”的喊了一声,接着小红的下体的底座就跟酒瓶塞似的被弹了出来,尿液、淫液、清洁液三液齐流甚是壮观!小红也终于从内里的煎熬中释放了出来了,从鼻子里长长的出了口气。华姐和小伟两

个人也终于鬆了口气,跌坐在浴缸旁边。
“好了好了,接下来你自己可以应付了。要知道老娘昨晚可是一个人摆弄的,我啊,也该回去休息了。”华姐一边用手给自己搧凉风,一边对小伟说。
  “真麻烦您了,小红有你这幺好的一朋友真是……”小伟急忙客气起来,搞得在浴缸里的小红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你呀,别枉费了红丫头的一番心意哦~我走啦,你们慢慢玩,我还要回去睡觉呢,困死我了。”说着华姐起身要离开。小伟急忙把华姐送到门口:“您慢走啊,谢谢您了!路上小心。”说完,小伟又回到浴室里,帮小红拿开鼻息消声器,又拿起莲蓬头帮小红沖洗

下身。被凉水这幺一刺激,小红激动的呜呜叫了起来,这一叫不要紧,把小伟弄得性质大发,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小红真是太美了,一身鲜红的装束,无助又动弹不得的美女,实在让人无法抗拒!小伟忍不住了,简单帮小红擦乾一点,就抱了起来放到卧室的床上,不顾小

红的疲累,掏出自己的大肉棒对準她那被底座摧残了一天又红又肿的肉洞一贯而入!小红蛮以为小伟会先替她解除装备好再安慰她,没想到小伟竟然就这样和她做爱!天啊!她的下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是随即传来的热气和冲劲又让小红麻痺的神经复活了,而且

由于充血,什幺感觉都成倍地被传送到她的大脑,她这次是兴奋得昏了过去!
等小红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面向下俯在床上,醒来是因为胸罩里的小刺又压迫到乳房了,而她口中的东西竟然还没有被拿出来,小伟似乎也没有解开她的意思,他想干什幺?很快,小红就明白了,因为一条热腾腾的东西正抵在菊门口,没等小红发出抗议的

呜呜声,小伟就再一次贯穿了小红的身体,爆发了另一次的狂风暴雨……
  小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修养,这一周里小伟不知道陪了多少次不是了,但是小红心里还是憋着一口气,真是岂有此理,哪有只顾着自己高兴不管她的死活的!小伟真没辙了,从解开小红开始,小红就把他轰出卧室,一个星期除了吃饭的时候端进去和小红上厕所

的时候能看见小红,其他时间小红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小伟睡了一礼拜沙发了,搞得他的同事都看出来他被整了。小伟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去找华姐,华姐一听,当天晚上就来他们家里做说客。
  “小红妹妹,开开门,我是华姐。”
  小红一听是华姐的声音,急忙把门打开:“华姐,你怎幺来了?”她又看看站在华姐身后的小伟:“是不是他叫你来的?”
  “好了好了,不关他的事,我们有话进去再说。”华姐回头斥打算跟着进来的小伟一句:“你也真是的,也算个爷们,在外面呆着。”
  小伟被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乖乖的继续坐他的沙发,一台头就能看见被拼起来的人型,心理真是百感交集。
话说华姐把小红推进里屋,劈头盖脸地就数落起小红来:“你呀,当初说要给人家一个礼物的也是你;现在人家收到了礼物,不高兴的也是你。害得人家睡一个星期的沙发,人家全单位的人都知道你把人家给摆了一道,人家是男人,要面子的。你到好,自个儿没什

幺事,在家里睡一个星期还要人家伺候你,你也不想想人家是怎幺想的,要是我是你家男人啊,早跟你拜拜了,又没和你签字画押又没什幺的,你还住着人家的房子呢,你打算把人家赶沙发上睡多久呢你?到头来人家来找我了,是我帮你打扮的,你让我这个姐姐怎幺当

呢? ”
  “那他也不能不把人家解开就和人家那个呀。”小红被说得眼泪汪汪,说着说着就抹了起来。
“哎呀我的妹子呀,你说你那俏模样我看了都会喜欢,何况人家是男人,你要说不是那得说我,你又不能说话,人家也没读心术不是?人家怎幺知道你被你姐姐我整成啥样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不想让你白忙活,想收下这大礼不是?
  该是姐姐我没有和人家说清楚,害你受苦了我的好妹妹。哎哟真是对不起了。 “
  华姐一边帮着擦眼泪一边安慰着。
  “那,那他,他也不能那样啊。丢下我一人自己去出差。”小红的态度缓和了点,可是还是不肯原谅。
  “那他哪知道你在哪啊?你看这又怨我了,早说清楚人家也就把你放了不是?
  好了我的好妹妹啊,你也凉了你家男人一个星期了,气该消了吧? “华姐真的很厉害,说得小红好像真的没有什幺藉口了。
  小伟好不容易等到卧室的门再开开,只见小红把华姐送了出来,一见到小伟就利马把门关上。小伟一看这情形,跟洩了气的皮球一样,可是华姐走到他耳朵边悄悄地说了:“去试试门锁上没,要没锁上,你呀就拿出点男人味来,有时候该给你家丫头点厉害,知道谁

在家里是主。 ”说完,还冲小伟挤挤眼。小伟一听,心领神会,急忙去转卧室的门把手,而华姐则快步走到门口说了声:“我走了啊,别送了,我帮你把门带上啊。 ”她故意把声音拉长,好像有人在送她似的。与此同时,小伟拧开了门,猛地推进去,吓得站在门边想听

听华姐是不是走掉的小红一大跳,然后急忙转身就逃,可是已经被小伟抱在怀里,她一边挣扎一边嚷嚷:“快放开我,你这个坏蛋,你想干什幺你,放开我。”
小伟本来是想进来道歉的,都想了好几种台词了,可是被小红这幺一闹,竟然进入角色了,用很土匪的声音冷笑到:“哼哼,本大爷今天高兴,你是跑不了了,你喊啊,再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说着就把小红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一把扯下小红睡衣上的腰带

,再把小红的睡袍扯掉,现在的小红身上只剩下内衣裤了,她不知道是融入角色还是真的被这副凶神恶煞般的小伟吓着了,尖叫着直往床角缩。小伟一把抓住小红的手,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用腰带把她的双手平绑在一起,再扯下她的内裤,挺枪而入,搞得小红呜哇乱

叫。小伟被小红叫烦了,抓起她的内裤就塞进她的嘴里,小红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怎幺着,竟用力咬着内裤不停地发出呜呜声直到两个人爆发过后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
过了一会,两个人缓过劲了,小红呜呜地叫了两声,小伟急忙把塞在她嘴里的内裤取了出了,一取出来,小红就责备起小伟: “也不知道把人家的卫生棉拿掉,害得人家现在口好渴。”小伟一听,顾不上穿衣服,跑进厨房就拿了杯水进来放在床头柜上就要给小红松

绑,小红噘起了小嘴扭了扭身子,不让小伟解开:“我要你餵我喝。”小伟只好扶着小红把杯子送到她唇边,可是好像怎幺也对不準,好几次差点倒了。小伟索性自己喝一口,嘴对嘴餵给小红,餵着餵着两个人的舌头就又绞在一起。
等两人缠绵够了,小伟又要给小红鬆绑,小红又不肯,小伟急忙问:“怎幺了?是我不好,下次我不绑你了……”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小红用热唇堵住,然后依依不捨地分开,低声的说:“我不要,只要你喜欢,你把我怎幺样都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爱我很久很久,

至少在我不爱你以前不準你不爱我。 ”小伟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把小红紧紧的抱在怀里,竟然不觉流下泪来。
小红把自己的故事扔到了同好网上,一大帮的同人女们热烈回贴,但是这一个星期来她们的回贴通通不是冲着小红和小伟之间的恋情,而是那具把小红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型以及那些难得一见的束具。小红气得不行,週五她和小伟傍晚回家一碰头,小红就跟他大倒

苦水,可是小伟听完,一点要安慰她的意思也没有,而是在一旁笑个不停,然后提出和小红一起去找华姐,把那个人型和东西都还给人家,小红红着脸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小红打算换一套漂亮点的衣服,却被小伟阻止了,小红不解地问:“我总不能穿着单位制服去吧?”,小伟摇摇头,指了指被小红丢在一边的道具,小红当即就傻了:“你不会是要把我再装回去吧?”小伟则抱着小红撒起娇来:“都是你说的嘛,只要我爱你,什幺

都听我的。不準说话不算数哦。 ”小红立刻抗议起来:“不行不行,华姐的那些东西不是太大号就是太小号,我不要。 ”小伟抱着小红开始摇开摇去:“乖嘛,人家本来不喜欢的,都是你害得我也喜欢玩娃娃了,你现在怎幺可以反悔呢? ”小红好像实在找不到什幺理由

拒绝:“那,那你能不能轻点?华姐太用劲了……”没等小红说完,小伟的热吻就堵上了她的小嘴。然后,小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小红一看,是一个红色的塞口球,他得意的说:“怎幺样?这个东西比你的内裤专业多了吧?”小红一把抓了过来:“我自己来。”
  说完就张开樱桃小口,艰难地把大球塞进嘴里,小伟则帮她在后面把釦子扣上。
接下来的步骤和华姐差不多,先是把小红剥得赤身裸体,再给小红的脖子箍上脖架,当然小伟不敢跟华姐似的那幺用劲,只是箍得小红的头基本上不怎幺能动弹了就停下,然后把她柔软的双臂反吊在身后用力往上拉,一直拉到双肘碰在一起形成一个V字,但是小伟怕

小红受不了,并没有把那个菱形吊臂袋给小红套上就要给她套上束身衣,反而是小红以为他忘记了,一直用鼻音呜呜呜地提醒他,小伟拿起吊臂袋说:“还是不用了吧,我怕你等会儿会受不了的。”小红一听,又不服气了,努力的一昂首,一付英勇就义状,彷彿在说:

都让你打扮了,这点苦算什幺!小伟看小红这模样,只好给她套上,但是上角的金属钩却没有给扣上,小红又不干了,转过身来盯着小伟看,小伟明白她的意思,直说:“好好好,我的故奶奶,都听你的,等会可不要怨我哦。”小红努力点了点头,转过身去,让小伟把

吊臂袋的钩子钩上脖架上的环,这下小红的手又别想自己弄开了。
 小伟等小红努力调整一下自己肩膀的韧带后,开始给她穿束身衣。由于知道胸罩的内里有刺,小红一直皱着眉头,可是等套上后,小红发现刺没有了,接触到她乳房的是海绵。小伟一边在身后穿线一边解释着:“我怎麽舍得你受苦呢,本来想把刺拔下来,但是想想

是人家的东西,所以我垫了两块海绵,等会有点紧哦。”小红心想:谁要你可怜来着。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吓了小伟一跳,急忙把她脑后的扣子解开,到前面拿出塞口球问到:“怎麽了,疼得受不了了?
  我们不玩了。“
  “谁让你停下来呀?”小红不干了:“人家都答应你了,你就继续就是。”
  “可是我看到你哭了呀。”小伟不放心。
  “我这是高兴的,你要再停下来,我永远都不跟你好了!”小红在给小伟下最后通牒:“快把这个塞进来,记得绑紧点。”说完又努力地张开樱桃小口,小伟没办法,只好再帮她把球塞进去寄好。
  “等会要是弄疼你了,你就哼哼。”小伟帮她擦擦眼泪,回到她身后继续穿线,然后慢慢收紧每条线,但是他收到22就不敢再收了。小红发现小伟停了下来,自己还没怎麽收腹呢,于是开始呜呜呜地叫起来,小伟急忙又松开了小红的塞口球,忙问:“怎麽了?勒痛

你了?”
  “你就不会使点劲?那天华姐可比你用劲用大了。”小红抗议。
  “这不是怕勒痛你吗?”小伟觉得委屈。
  “你有多爱我你就使多大的劲!你这是嫌我腰粗!”小红的理由很正当。
  “好好好,那我可用劲啦,你可不要喊疼哦。我也不堵你了,你受不了就说话。”于是小伟又开始收紧线。小红则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一直收到20,小伟实在下不了手了才停下,小红也开始大喘气。
  “要不脚就不要了吧?”小伟突然有点于心不忍。
  “伟!你不爱我!”小红超级抗议。小伟没办法,只好把她的腿曲起来,开始套橡胶开裆裤,小红又开口了:“等下等下,宽皮带你还没帮我绑上呢。”小伟只好再帮她把脚掌用宽皮带用力崩向臀部,再套上紧紧的橡胶开裆裤,算是基本完成。
  “哎呀!我忘记洗肠了!”小红突然记起来:“等会让华姐看到髒东西多不好啊。”
  “那我帮你洗一下吧。”于是小伟把动弹不得的小红抱到浴室里,将水管用力插进她的肛门拧开水龙头灌洗了好几次,一直到出来的都是清水了,才罢休,然后突然想到什麽,让小红等一下,就去厨房拿了瓶什麽,小红一看,竟然是瓶500ml 的冰镇可乐,小伟笑兮

兮的说:“等会免得你口渴,现在我就帮你灌进去怎麽样?”小红没有什麽灌肠的经验,点头同意了。于是小伟去找了只100ml 的注射器,一点一点地帮小红把可乐灌了进去。其实才灌100ml 小红就有点受不了了,但是她逞强,硬是让小伟把所有的可乐都灌了进去,她

想,这才多少呀,那天晚上可是1.5L呢!然后,她让小伟把塞口球塞回自己的嘴里并夹上鼻息消音器,因爲她怕等会装上底座的时候自己会忍不住叫出来。
  小红等小伟帮她重新装配好了以后,发出呜呜的叫声,示意可以了,可是小伟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连着长线的红色蛋型物:“嘿嘿,这个嘛,本来是想今天晚上让你爽个够的惊喜。既然今天晚上的节目已经定了,干脆让你再爽一点。”
  说着,将手中的跳弹用手指往肉洞的深处塞进去,弄得小红爽得闭上眼睛享受不以。
  终于到了装底座的时候了,底座已经被小伟装在了支架上还上了润滑油,他抱起小红,就这麽往下放,吓得小红差点就忍不住把可乐都放出来!还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安装过一次,肌肉没那麽紧张还是什麽原因,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到了尿道塞却不那麽听话了

,小伟忙活了半天才让塞子正确地滑入尿道,这让小红舒了一大口气!而那个跳弹则被大铁棒顶进了子宫,小红突然担心起来,万一拿不出来怎麽办?
  小伟在小红的红口塞球上吻了一下,然后按下跳蛋的线控开关,再拿起外壳小心地合上,小红又变成了一个人型了。接下来就是套上纱罩并拉上拉链,一切看起来是那麽完美。而这时候的小红突然感觉到肚子里一阵绞痛,原来是冰镇的可乐一受热,开始大量地释放

二氧化碳气体,小红的肠子一下就变成了一个一半是水一半是气体的肉管,由于有了气体的支撑,仍然有点凉意的可乐液体在她的肠子里流过来流过去的,加上跳蛋的震动,疼得小红在心里直喊娘,可是现在她一点动静都发出不来!
  小伟把人型抗到楼下,伸手招了辆的士:“师傅,去X街X号XXX服装店。
  这东西能运运吗?“
  的士司机瞧了瞧小伟扶着的人型,爽朗地说:“没问题,你把脚架拆下来,扔后车箱里就成。”
  小伟一楞,想想也只好这样,他动手旋下脚架,却笨手笨脚地绞得小红肚子里的三个棒子好一阵乱动,让正在被淫具和可乐摧残的小红雪上加霜。可是的士司机并不知道这人型里面有个正在受苦的美女啊,他热心的搬起人型就要往后备箱里丢,吓得小伟大叫一声:

“别扔!轻点!”搞得的士司机叼着香烟莫名其妙地看他,他急忙解释:“这是别人的东西,搞坏了不好。呵,呵呵,呵呵呵呵。”
  司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这样啊?没关系,这玩意这麽重,里面肯定是实心的。我这玩意也不是没运过,都这麽搬上搬下的坏不了。”说着,将手中的人型往后备箱里一扔。“嘭”的一下响,吓得小伟的心髒没从嗓子眼掉出来!
  他差点想换架出租车了,但是转念一想,搞不好下一个司机也这德性就惨了,现在扔也都扔了,希望小红没事吧!
  小红当然有事了!刚才下体被一阵乱搅内髒被弄得乱七八糟的,现在是被丢到后备箱里,摔得她头晕脑涨的,当“嘭”的一声后备箱被关上后,小红觉得自己真的被当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人型,可是,这不正是她梦寐以求的感受吗?随着的士摇摇晃晃时停时走,她

仿佛回到了儿童时代,就像躺在摇篮里的洋娃娃一样;与摇篮不同的地方是,全身的肉洞都被填满的充实感和手脚的酸麻,以及体内不知道被可乐和跳蛋糟蹋成什麽模样的无助。还不知道到了华姐那边,还有什麽事情等着自己……想到这里,动弹不得的小红流下了痛苦

又幸福的眼泪……

        上一篇: 神净异世游 1-2         下一篇: 仙道记事 1-3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人体高清牲交视频-欧美肥老太交性视频-中国美女牲交视频-100分影院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